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田埂上,我愛極了她們潑辣辣、傻乎乎的模樣。 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我都叫不全她們的名字。但這不妨礙我愛她們。對她們,你不能說愛,用喜歡這個詞,她們也會臉紅。 那些細碎的野花,都是母親的干閨女,母親荷鋤走過田埂,她們就一擁而上,抱住母親的腳脖子,母親走一路甩一路,甩不盡的香,甩不盡的嘰嘰喳喳,總有一兩朵小淘氣,鑽進母親鞋窠裡,跟著母親回家。 那些細碎的野花,整天都笑嘻嘻的,好像生來就沒個煩惱。每當煩惱的時候,我就想想她們,想著想著,我就有些臉紅。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畫布上,星星點點。昨天,我從展廳走過,她們齊刷刷地望著我,怯怯的,全都抿著羞澀的嘴唇。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霓虹燈下,散發著暗香。今夜,我穿過一條幽暗的街,彷彿穿過坑坑窪窪的田埂。一群野花又一群野花,她們探頭探腦地打量我,其中一個,還用跟我一模一樣的方言,低低地,叫了我一聲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