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站在外公的墳頭,兒時的往事又一幕幕地湧上心頭。 我的童年是在外公家度過的。在距離外公家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小鎮,鎮上每旬二五八逢集,集市雖小,卻還熱鬧。每到逢集的日子,我便嚷嚷著要外公帶我到鎮上去玩。集市上那散發著誘人香味的水果使我不停地嚥著口水,我便哭著要外公給我買,外公總是摸摸我的頭,樂呵呵地說:“梨兒酸得能掉牙,柿子澀的嚥不下,回家讓你外婆給你做鍋巴。”你知道我外婆做的鍋巴是什麼樣的嗎?那是用玉米面做攪團飯後干在鍋底的一層薄粑粑,吃起來很脆很香,可這又怎麼能跟水果相比呢?慢慢地我懂了,並不是梨兒酸、柿子澀,不過是外公太吝嗇,捨不得為我花錢罷了。 外公的“吝嗇”還表現在諸多方面:地上掉幾粒糧食,他要一粒一粒地撿起來;吃完飯,他總要伸長舌頭把飯碗一圈又一圈地舔得淨光;更令人發笑的是,地上掉一根麵條,他也要撿起來用水涮涮吃掉。記得有一次,我將掉在地上的一小塊饅頭隨手拋給了正在院子裡覓食的小雞,誰料外公竟三步並做兩步地硬是把饅頭從小雞的嘴邊搶了回來,吹了吹泡在碗裡吃了。我不服氣地弩著嘴說:“和雞搶食吃,髒也不嫌!”外公卻說什麼“不幹不靜,吃了不害病!”,飯後他還拉著我,給我講糧食來之不易,要好好珍惜,還教我念“鋤禾日當午”、“粒粒皆辛苦”。哎,真拿這個“糟老頭”沒辦法。 外公是個好勞動,別看他瘦小的身體,微駝的背,幹起活來卻非常利索。單說這割麥子吧,他左手攏著麥子,右手舞著鐮刀,不一會兒,一大片麥子就成捆地躺在了他身後。看著外公手中那不停飛舞的鐮刀,年幼的我充滿了好奇。於是,便乘外公歇息的間兒,偷偷地拿起鐮刀,學著外公的樣子割起麥子來。可剛一動手,手指就被那可惡的鐮刀給“吻”了一口,頓時血流如柱,疼得我大哭起來。外公聽見哭聲急忙趕來,用手捏住傷口,又東眺西瞅地尋了一種叫茨蓋的草揉了揉敷在傷口上,順手從襯衣前襟上撕下一綹布條給我做了簡易包紮。邊包邊說:“乖孫兒,別哭,別哭,不疼,不疼,一會兒就不疼了!” 時光在外公的愛中悄悄地溜走。又是一個冬天,我患了重感冒,又發高燒,這可急壞了外公,他靜靜地守在我的床前,焦慮的眼中有東西在一閃一閃,他用粗糙的手輕撫我的臉。我昏迷了兩天兩夜,外公就這樣在我的床前守了兩天兩夜(這當然是外婆後來告訴我的)。其實,我發高燒的時候,外公也正在生病。“窮人的孩子懂事早”,想起外公拖著病身冬夜守在我的床前急得團團轉的情景,我的心裡就酸酸的,眼淚止不住又一次流了下來。 在孩童的意念中,學校該是多麼的令人神往。我七歲那年,平時一起玩的夥伴都背起書包走進了學校,而我卻因家窮交不起8塊錢的學費而與學校無緣。開學都好幾周了,有一天,媽媽告訴我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我可以上學了!我高興得差點沒跳起來。那欣喜若狂的神態決不亞於中舉的范進。但後來當我聽說是外公買了他那心愛的小花貓送我入學的時候,我頓時像只洩了氣的皮球,高興勁全沒了,要知道這隻小花貓可是外公的命根子呀,外公像愛我一樣愛著它。長大後,我才深深地體會到一個人要捨棄自己心愛的東西是多麼地不容易。也就在這時,我第一次真正地理解了外公的一片苦心。然而,一切已經太晚了。 就在我即將初中畢業的那個春天,外公匆匆地走了。他去之前還喃喃地念著我的名字,有一會竟好像聽到我的腳步就在門外……但他終於沒有等到和他日夜思念的外孫見上一面就匆匆地走了,同著他的一輩子的人世艱辛,同著他的數不盡的血與淚的記憶,同一副薄薄的木棺和幾把紙錢的灰…… 一抔黃土,隔開了兩個世界。 年年柳色,歲歲春風,可惜外公卻聽不到了,他看不到草抽木長,鳥語花香,也看不到他所生活過的大地上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 離開外公的日子,我總是想起外公,想起他那樂呵呵的笑容,他那佈滿眼角的魚尾紋,他那有力的撫摩,他花白的頭髮和他飽經風霜刻滿艱辛歲月的臉…… 我把對於外公的全部思念都深深地埋在心底,作為我為了明天的希望而奮鬥的動力。走在校園的日子,我常常覺得,外公時時刻刻都站在我靈魂的最高處,神情地注視著我,期待著我透出對於生活,對於我正發奮攻讀的學業的全部力量和信念。 如今,站在外公的墳頭,我又想起了我那慈愛的外公和他那悲苦的一生,還有他對我深深的愛。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田埂上,我愛極了她們潑辣辣、傻乎乎的模樣。 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我都叫不全她們的名字。但這不妨礙我愛她們。對她們,你不能說愛,用喜歡這個詞,她們也會臉紅。 那些細碎的野花,都是母親的干閨女,母親荷鋤走過田埂,她們就一擁而上,抱住母親的腳脖子,母親走一路甩一路,甩不盡的香,甩不盡的嘰嘰喳喳,總有一兩朵小淘氣,鑽進母親鞋窠裡,跟著母親回家。 那些細碎的野花,整天都笑嘻嘻的,好像生來就沒個煩惱。每當煩惱的時候,我就想想她們,想著想著,我就有些臉紅。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畫布上,星星點點。昨天,我從展廳走過,她們齊刷刷地望著我,怯怯的,全都抿著羞澀的嘴唇。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霓虹燈下,散發著暗香。今夜,我穿過一條幽暗的街,彷彿穿過坑坑窪窪的田埂。一群野花又一群野花,她們探頭探腦地打量我,其中一個,還用跟我一模一樣的方言,低低地,叫了我一聲大哥……

| 14 July, 2012 | 一般 | (4 Reads)
  理工女生不回頭,長髮飄飄夢中游;   理工女生一回頭,宿舍男生齊跳樓;   理工女生二回頭,不愛美女愛猿猴;   理工女生三回頭,嚇死田中兩頭牛;   理工女生四回頭,廬山瀑布水倒流;   理工女生五回頭,喬丹飛到外星球;   理工女生六回頭,哈雷彗星撞地球;   理工女生七回頭,收復台灣不用愁;   理工女生八回頭,武松醉倒三碗酒;    理工女生九回頭,馬拉多納打籃球;    理工女生十回頭,人類發展到盡頭;   北外女生不回頭,看著背影就想摟。   北外女生一回頭,傾倒整個男生樓。   北外女生二回頭,路上汽車亂碰頭。   北外女生三回頭,天上牛郎近地球。   北外女生四回頭,世界小姐沒人瞅。   北外女生五回頭,嫦娥貴妃齊跳樓。   北外女生六回頭,白宮實習來招收。   北外女生七回頭,來年生源不用愁。   北外女生八回頭,太監也要抖一抖。    北外女生九回頭,大款開車都領走。    北外女生十回頭,泰坦尼克繼續游!

| 7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田埂上,我愛極了她們潑辣辣、傻乎乎的模樣。 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我都叫不全她們的名字。但這不妨礙我愛她們。對她們,你不能說愛,用喜歡這個詞,她們也會臉紅。 那些細碎的野花,都是母親的干閨女,母親荷鋤走過田埂,她們就一擁而上,抱住母親的腳脖子,母親走一路甩一路,甩不盡的香,甩不盡的嘰嘰喳喳,總有一兩朵小淘氣,鑽進母親鞋窠裡,跟著母親回家。 那些細碎的野花,整天都笑嘻嘻的,好像生來就沒個煩惱。每當煩惱的時候,我就想想她們,想著想著,我就有些臉紅。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畫布上,星星點點。昨天,我從展廳走過,她們齊刷刷地望著我,怯怯的,全都抿著羞澀的嘴唇。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霓虹燈下,散發著暗香。今夜,我穿過一條幽暗的街,彷彿穿過坑坑窪窪的田埂。一群野花又一群野花,她們探頭探腦地打量我,其中一個,還用跟我一模一樣的方言,低低地,叫了我一聲大哥……

| 30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又是一個很晴朗的天空。天氣卻出奇的冷。在冷的天氣也沒有心裡冷可怕。 一直以來。我對姐姐的光彩從來都不羨慕。我只想在自己的世界裡綻放著屬於自己的光彩。可是不知怎麼的。我還是會羨慕她。並不是她過的比我好。見識比我廣。學業比我優秀。而是她可以和自己的媽媽天南地北的聊。可以肆無忌憚的聊。而我只能隔著一段時間向遠方的母親問候。並不是我不想打電話。只是一些客觀原因。或許我是在給自己找理由。或許我和媽媽有點隔閡。但是沒人會知道。我總是把秘密隱藏在最深的地方。沒有人看的穿我的心思。 是不是每個人都在偽裝著自己。痛苦的人可以裝著很開心開心。虛偽的人讓你總覺得他是真的關心你。其實這一切都是假的?當然我也是這樣屬於這一類虛偽的人。沒人會想到我心裡很悲劇。沒人會看到我很自卑。沒人會以為我不開心。沒人會以為我會發脾氣。因為我總是偽裝著。可是這種感覺很痛苦。我想自然的表達自己。可是我不能。我想當有人誤會我時。我想要大膽的解釋給他聽。可是一切都已經麻木了。因為第一次被人誤會。我想解釋。可是是被說成找借口。第二次被人誤會,可是是被說成沒用就是沒用。還愛說廢話。從此以後我就在不想,不願的解釋更多。因為一切都只是徒然。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樣吧。之所以隱藏感受。是因為沒有人會在乎自己的感受。所以不說為罷。可能也和我不一樣。隱藏自己。只因為害怕被人發現自己懦弱…… 我很想和母親坦白自己的所有所有。可是我依然沒有勇氣。是不想讓母親發現自己而另他擔心。還是不願意…我也搞不清楚。

| 2 May,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不清楚自己在這樣一場遊戲裡到底充當了一個什麼角色。內心做了很多次的決定決定不再見你,從此我們的生活你是你,我是我。 可是在昨天這樣一個特別的值得紀念的日子裡,你竟然還記得,而且約我。我真的很矛盾很糾結到底見不見你,將近兩年沒見了我真的沒有勇氣再站到你的面前。可是還是和原來一樣聽到你溫柔磁性的聲音,我經不住內心的掙扎和那份想見你的**。在再次見到你後我又不能自已。 因為我從你的空間已經發現了你和別人交往的痕跡。看得出你很在意她很喜歡她,而她確實也很不錯,不論長相才氣很符合你的品味。看得出她對你也是愛恨深切。我其實很感動如果這只是一份單純的感情的話,你的感情,我能理解。而我昨天也試探的問了你喜歡的類型,基本覺得你的心其實真的已經在那裡了。所以我很難過,我不知道我究竟算不算是一個替代品。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或是你應經把想像成了她。我沒有勇氣再和你繼續了。 像你這麼完美的人應該擁有一份至誠至真的感情。曾經我以為我會是那個人選,現在你把感情放在那裡我能理解也能明白。也許你和她的邂逅也如我們的邂逅一樣有緣美麗。我不願意你是那種到處留情的人,不願意想像你會同時和幾個人分享你的感情。如果你是那樣一個人我想我會傷心的,很傷心。 因為你在我的心裡是那樣完美。我接受你喜歡別人,我選擇退出。我接受不了你欺騙每一個人,你這樣完美的人是該擁有一份美麗的感情的不管主角是不是我。我希望你乾淨的去喜歡一個人。如果你真的喜歡她,我就離開不會再見你。我不允許你拿我當替代品。知道嗎?親愛的。我該怎樣讓你明白我的心呢?不論怎樣,在我心裡會一直愛你! 文章來源:玩學堂的BLOG |雕刻幸福時光 | 心 齋 |Dadawa的BLOG | 天津譚汝為BLOG |“靜”觀其變 | 老徐的BLOG |袁啟清的BLOG | 唯有火硝的BLOG |游刃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不清楚自己在這樣一場遊戲裡到底充當了一個什麼角色。內心做了很多次的決定決定不再見你,從此我們的生活你是你,我是我。 可是在昨天這樣一個特別的值得紀念的日子裡,你竟然還記得,而且約我。我真的很矛盾很糾結到底見不見你,將近兩年沒見了我真的沒有勇氣再站到你的面前。可是還是和原來一樣聽到你溫柔磁性的聲音,我經不住內心的掙扎和那份想見你的**。在再次見到你後我又不能自已。 因為我從你的空間已經發現了你和別人交往的痕跡。看得出你很在意她很喜歡她,而她確實也很不錯,不論長相才氣很符合你的品味。看得出她對你也是愛恨深切。我其實很感動如果這只是一份單純的感情的話,你的感情,我能理解。而我昨天也試探的問了你喜歡的類型,基本覺得你的心其實真的已經在那裡了。所以我很難過,我不知道我究竟算不算是一個替代品。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或是你應經把想像成了她。我沒有勇氣再和你繼續了。 像你這麼完美的人應該擁有一份至誠至真的感情。曾經我以為我會是那個人選,現在你把感情放在那裡我能理解也能明白。也許你和她的邂逅也如我們的邂逅一樣有緣美麗。我不願意你是那種到處留情的人,不願意想像你會同時和幾個人分享你的感情。如果你是那樣一個人我想我會傷心的,很傷心。 因為你在我的心裡是那樣完美。我接受你喜歡別人,我選擇退出。我接受不了你欺騙每一個人,你這樣完美的人是該擁有一份美麗的感情的不管主角是不是我。我希望你乾淨的去喜歡一個人。如果你真的喜歡她,我就離開不會再見你。我不允許你拿我當替代品。知道嗎?親愛的。我該怎樣讓你明白我的心呢?不論怎樣,在我心裡會一直愛你! 文章來源:Hardblogger |傑傑的BLOG | 滴天居士說命理.風水 |易建聯的部落格 | 子宮頸癌與尖銳濕疣治療 |其妙可居 | 劉依博的BLOG |鵬達新聞工作室的BLOG | 小羽星空 |《美文》下半月刊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壹 幸福是狹宥的,我在還沒有望到寬闊遼遠的時候,倉促於一個偶然,邂逅一片純淨、安逸的天堂。我看見七月的炊煙,在詩人的山腳下,裊裊娜娜,不似人間。 走過淒絕,見過滿目瘡痍,你才能真正體會美輪美奐的境遇,是怎樣暖人的一種安然。虔誠地雙手合十,背對泛著幽綠光暈的山峰,還有被乳白霧氣淡淡氤氳的石板小路。笑容在唇間綻放,口齒留香。頷首,傾聽。站在塵囂之外的遠處,立於千古不語的泥土中,聆聽上帝的素白色低吟。他說,關於愛。 我感恩於這份賜予,把曾經沒有期待的巨大哀慟藏匿於山北的陰影裡,隻身逃離。我因聽了上帝的召喚,他說,孩子,你看到了麼?關於愛。 那一刻,掩面而泣。 只因,原本無家的宿命,何曾遇到過,這樣的優待? 貳 那溫情的婦人,我看見她細緻的皺紋裡,柔韌的髮絲間,雕刻的是善意的歲月,蕩漾的是柔情的言說。她是美的,縱使日漸蒼老。她笑的時候仍像年輕的母親,好似望著新生的嬰孩,羞赧,溫柔。每一次空氣輕微的震動,也傳遞著濃而又甜的愛意。她輕輕地握住我的手,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指間有質感的溫度,我雀躍的心跳在那一剎戛然而止,時間凝結,釀成一個永恆。一個關於愛的永恆。 我喜歡她像母親一樣觸摸我蓬亂的髮梢,我喜歡她縱容我的不習慣為我單獨做可口的飯菜,我喜歡看她在陽光下一針一線為我縫製東西的樣子,我喜歡她單獨與我講述那些過往時的淡然,我喜歡她微笑,紅紅的臉頰裡蕩漾出一個銀白色的吻,印在我的心底,似朗照的月,久久不肯散去…… 常在夢裡遇到她,夢見她穿過時間和地域的阻隔,走過那條春草秋葉濡染的小路,微笑地來到我面前。她說,很想念。 三 還有醇厚的男子,我望著他被烈日曬黑的胸膛,那是溫厚的力量,是承納的力量。他深邃的雙眸在一張一翕裡向我傳遞著生命的張力。在他的注視裡,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堅強。他微笑地輕喚我的名字,就在我幸福的不知所措的時候,輕易地駛入我生命內橫亙的那條無法逾越的河流,驅走的是此岸沉淪的現實和徹底的絕望,給我彼岸飛昇的理想和觸摸未來的強烈願望。 他像是父親,像是朋友,像是帶我審視生活和自我的天堂使者。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似久遠的傳說,淳樸,真實,卻又在瞬間照亮我原本晦澀的生活,讓我的追求開始美麗的如此輝煌。 我喜歡走那條山路,澗澗的流水,斑駁的石影,透明的空氣。我緊隨他身後,踏著兩代人相和的笑聲,一步一個永恆。 我看見幸福零星的音信,在他指間裊裊的香煙裡若隱若現。他笑著說,你還只是個孩子,是個需要依賴父母的女兒。 肆 我曾以為,那個與幸福有關的世界與我隔著山,隔著水,隔著永遠無法穿越的遙遠。翹首期盼的等待裡,是重重希望裡的無望,是多少甜蜜也無法化開的憂傷。 我從不敢把奢求弄得太過旺盛。 可緣分,真的只是偶然嗎?還是誰早已與命運打好了招呼,就這樣將人世間的萬般柔情傾瀉在了我的身上? 他們並不是我的父母,他們像父母一樣的愛寵與呵護卻似湍急的暖流瞬間融化我許久的冰封。就這樣,我們成了彼此無法消弭的眷戀。 我好像又重回童年,站在最初的那個路口,望著讓人心旌搖動的漫漫炊煙,還有他們張舉著生活的使命為子女們耕耘的幸福田園。我聽見上帝喃喃地低語,他說,孩子,你來說,我來聽。關於生活,關於愛,關於幸福。 伍 我曾去過一個叫天堂的地方,那裡有山,有水,有充滿希望的天空和愛意瀰漫的炊煙。 那是一個,盛夏的七月天。 文章來源:仁者醫術 |周軍的部落格 | 齊拉婚禮花藝設計 |Kate's Wonderland | 綠茶好心情的BLOG |belle's美麗人生 | 談歌的BLOG |大劉的部落格 | 黎勇的部落格 |慧琳Windy玩轉台灣生活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那年冬天,文學社邀了幾位愛好文學的朋友在某個酒吧聚聚,就是在那裡,我遇見了小薏。   初冬的日子裡走進大學的校園,總讓人覺得是踏在鋼琴的黑白鍵上,每一寸的步伐都伴著依稀隱約的節奏,時緊時舒。那時,冬天還剛和校園西邊的梧桐打了個照面,景致也還算不得凋零。小薏說我有女人的靈氣,一看就知道有,便尾巴似地跟住了我,要我陪她說話。   坐在那間掛著犛牛頭的酒吧裡,我說完一則往事。小薏的臉上帶著千篇一律的微笑,手指劃著咖啡杯的邊緣,調匙在托盤裡發出的「嘶啦嘶啦」的呻吟也變得十分悠揚。她的問題很少,通常只是在我結束話題的時候問一句,真的嗎?隨後笑笑說,你是不會騙我的。她喜歡聽人講充滿幻想的故事,樹上飛行的魚、藍天裡飄搖的翅膀,以及有關《聖經》上林林總總白色、紅色、灰色的傳說。黯然的燈光灑了一地。   我對小薏說,自私的人是可恥的。她說,自私的人是可愛的。我說,你錯了。她說,錯是必然的。她告訴我,朋友送了她一隻雙肩包。粉紅色的表皮在陽光下的反射率很高,形態別緻得背著它就像背著一瓣花萼在東奔西跑。我沒有吭聲,只是腦子裡出現了一個采磨菇的女孩。   聚會很快就散了,深夜裡的電話鈴像一隻觸電的麻雀,在耳朵背後留下一道傷痕。我捂著被灼痛的耳朵去聽,沒有人說話,我靜靜地等著,小薏的聲音便像種子發芽一樣鑽了出來,談一談,好麼?我側身看了看那個大紅的電子鐘,黑暗裡它正火一樣地燃燒著。午夜兩點。   大學校園有時就像個粉紅色流言的溫床,常常一覺醒來就會發現昨天故事的主角今天已另有人選。在我認識小薏後不久,我的周圍就充斥了關於她的風言風語,聽說她愛上了同班的一個外地男生,並且義無反顧地在校外租了間屋子和他住在一起。我偶爾也在學校對面的自由市場上碰到過他們幾次,男孩子又瘦又高,很斯文地推著車,小薏則帶著一臉沒有卸盡稚嫩的老練,從菜販子手裡接過雞蛋西紅柿,還有幾塊深褚色的雞血。天邊那輪紅得沒有一點熱氣的夕陽,讓我在那些冬日的黃昏,從小薏快樂滿足的臉上捕捉到一絲陰影。   當那個很冷的冬天過去了一半的時候,我認識了一位詩人。在好幾個社交場合,我都看見靦腆的他不得不一次次地舉起酒杯說一些俗氣的勸酒辭,他身上的俊逸儒雅像是聖誕節打折的滯銷商品,在紅紅火火的背景下竟無人問津。私底下他苦笑著對我說,詩人除開寫詩,還必須做很多其他的事,浪漫並不能當作飯吃。   那個午後,我挑了個光照條件不錯的階梯教室,閱讀詩人的第二本詩集《承受與表達》,封面上那幀黑白肖像裡溫善的眼睛,在暖暖的陽光下傳遞給我一份掙扎而不屈的心情。小薏遠遠地走過來,一聲不吭地坐到我身邊,拿了我桌上的 walkman,把頭埋進雙臂中安安靜靜地聽。許久許久,我看見她的眼淚把袖管沾濕了大半,lowbattery的紅燈閃得令人心煩。   愛是痛苦的,她抬起頭告訴我,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我看著她滿臉的淚痕明白愛情再一次背叛了我們,但卻找不出一句合適的話來安慰她。遙想起某個夜晚,我曾苦苦地追問一個答案,最後卻仍被意料中的回答傷害得體無完膚,躺在冰冷的床上一整夜的夢都是濕的。有時候我真的是奇怪,像我們這種在十字路口決不亂穿馬路、天黑出門必定帶著手電筒、指責別人的錯誤時自己首先臉紅的膽小女孩,為什麼當愛情降臨時就會如飛蛾撲火一般奮不顧身。   小薏繼續把頭埋在疊起的雙臂裡,像一隻倦極歸巢的大雁,無力再作更遠的飛行。她曾告訴我她是個喜歡偷吃巧克力的女孩子,藏在壁爐的後面,捧著從外婆糖罐裡偷來的巧克力,用舌尖貪婪地品嚐著香草和牛奶的新鮮甘飴。那一刻,我記起了很多她曾說過的話和我曾對她說過的話,真的,那一刻我都記起來了。我知道,飛翔的太陽魚、飄搖的翅膀和聖誕節的花環都離我們遠去了,遠遠地去了。   接著是大學裡一連串的考試,人人都在為一小時一分鐘而爭執不已。那個下午的哭泣也就很快被忘卻了,就像膝蓋上的血痂等待著慢慢的剝落,沒有時間和機會來享受安慰和被安慰。我們都忘記了很多東西。   再遇見小薏是好幾個星期以後的事了。我寄給她一張印著倫勃朗自畫像的明信片,她回信的開首便很憂鬱地寫著「見字如面」四個字。我想是應該去見見她了。   幾星期的光陰像一把象牙的細磨梳子,把心情的長髮從頭到底又服貼地撫順了一遍。初冬的那家咖啡館如今成了一家卡拉OK店,小薏約我坐在肯德基靠窗的一個座位,四周瀰漫著那位高大上校帶來的66種香料的氣味,給人的感覺除了食慾便是睡意。   小薏的情緒顯然比我想像的要好,甚至熱烈得令我有些措手不及。她說她終於擁有了屬於自己的房間和喜歡的香水,她說為了入黨她開始定期交思想匯報,她說這個冬季太長了,因為沒有雪的訊息。她還告訴我,給她們上廣告課的老師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有著適中的個子、寬闊的肩膀、厚實的胸膛。看著這樣一個男人穿一件紫、黑、灰三色交織的寬鬆毛衣,用低緩而性感的聲音介紹各國經典的廣告設計,真是件賞心悅目的事。我隱隱覺得,小薏是在有些矯枉過正了。臨分別的時候,小薏說她正打算寫一篇小說,她給自己定下的時間是一個月,希望我能陪在她身邊,因為她需要鼓勵。   在那一個月裡,我注視著小薏背對著我不停地努力,她勤奮筆耕的樣子像是久溺的人把頭揚出水面快樂地呼吸,痛快地享受著純淨氧氣帶來的舒暢。我從未見過她如此執著地追求一樣東西,在我的印象中她總是像蒲公英的種子一般,有點隨遇而安的味道。一個月過去了大半,小說還未完成三分之一。我騎著單車去找她,告訴她今年第一場大雪可能會拖至年底,她靜靜地、直直地看著水龍頭漏下的水滴,腳邊的水漬閃著歲月奇異的光。很久以前,她曾把大把大把的照片浸在這裡,等著它們爛掉,據說自此以後,這個龍頭裡流出的水便有一股氯化氫的氣味。   一如我所預料的,那個冬天的雪來得遲了些,可畢竟還是來了,下得不緊不慢。我與小薏分處兩地,不約而同地call對方。我不失時機地介紹她聽莫扎特的《C大調朱庇特交響曲》,我聽見電話那頭她開心得笑出了聲,彷彿斷線的珠子活潑潑地抖落一地。我一直在聽,她說。我想,她是懂我的。   我終於看到了小薏寫的我認為是最好看的小說,孤艷地立於一家著名刊物的頭版,幾萬字的空間,用一種她從前全不諳熟的敘述方式,解決了很多表面和實質的迂迴曲折。但我不太喜歡那個故事的結局,女孩子在被愛情拋棄之後又反過來拋棄了愛情,我相信有些東西是會永遠根植於心的,不管我們承不承認,願不願意。   冬末的最後一個雪天,小薏邀我同往參觀一位日本人的攝影展。展廳中央,小薏站在一位老嫗的巨幅照片前,掰著手指數著對方額上的抬頭紋。我遠遠地看著她,覺得青春實在是一個好東西,讓人有機會也有資本調整自己。   屋外的雪靜靜地,靜靜地飄落著。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在我們的文化中,堅持和爭取意味著努力上進,總是受到褒揚,而放棄則常常被視為消極和懦弱,是批判的對象。然而事實上,放棄並不只有負面意義。不僅如此,我們甚至可以說,懂得放棄與知道爭取同樣重要。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人是有限的個體,時間有限,精力有限,能力也有限。而同時,人的慾望可以說是無限的。以有限應對無限,自然存在取捨。某種意義上,堅持與放棄就是一片樹葉的兩面。我們努力堅持一些東西,就意味著放棄了用這部分時間和精力去做另一些事情;或者說,正是因為在細枝末節上的放棄,我們才能夠保證把真正想堅持的東西做得更好。因此我們並不應該詬病放棄本身,關鍵在於清楚哪些東西應該堅持,哪些可以放棄。      評價的標準當然因人而異,然而其中也有一些共同的原則可以參考。      我們應該放棄對彌補自身短處的過分在乎。我們身上的短處其實也是個人獨特性的一部分,如果不會影響到他人,那就無傷大雅,不用過分關注。而且事實上,要使得短處變成長處,做起來非常痛苦和困難,而且所取得的成效遠比揚長避短要差得多。就好像將「鐵杵磨成針」不如去找一根針,而讓鐵杵發揮鐵杵的功用一樣。      對彌補短處的過分在乎常常意味著自卑和對自己的不接納,因此需要靠消滅自己與他人的差異來取得他人的接受和認同。曉楠努力練習普通話的背後就是這種情況。曉楠需要的並不是一紙普通話證書,而是別人接受她,認可她,不嘲笑她。當她終於擁有了良好的人際關係,在工作中證明了自己之後,普通話是不是那麼好就變得不重要了。曉楠對考普通話證書的放棄,意味著她的自我接納更進了一步,認識到短處的存在並不影響她自身的價值,而這正是成長和成熟的體現。      我們也應該放棄對完美的苛求。希望所有事物都盡善盡美的願望顯然是不切實際的,因此過分渴求完美常常會使自己陷入憂鬱、焦慮、後悔等負面情緒中。王丹為了湊齊喜愛的思想家叢書瘋狂尋求和追逐,但這個過程「除了滿身的疲憊和滿眼的失落」,什麼也沒能得到。放棄完美主義,意味著能讓自己活得輕鬆一點,收穫新的體驗和可能性。比如王丹將書賣出之後,就有機會在新的藏書搜尋上獲得她要的圓滿感。      我們還應該放棄外在的、為了活給他人看而進行的爭取,避免讓外界的價值蒙蔽了自己內心真正的需要。      我們常常會花很多時間和精力讓自己符合社會、環境和別人的價值觀,讓自己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很光鮮,但外在的東西不等於真實的需要,它的實現不一定總能帶來快樂。比如莎莉一直追求優秀,把自己定位在優秀。當然她確實足夠優秀,也得到了別人的認可,並且從這種認可中得到了快樂。但是多少優秀才足夠呢?是不是只有這種快樂才重要呢?為一些「優秀」的名頭錯失大學中的其他體驗是不是都值得呢?放棄用外在事物證明自己,才能更接近自己真實的需要。正如莎莉一時衝動的放棄使得她可以和朋友們一起過完最後的時光,而這顯然是她現在真正想要的。      所以放棄並不是無疾而終的消散,也是新的開始,它意味著得到。甚至可以說,放棄也需要智慧,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輕易做到。我們常常借助一些重要的時間點來幫助自己放棄,比如一個人生階段的結束常常產生儀式感,人會借此機會清理過去展望將來,由此作出放棄的決定,正如三位同學都在畢業這個階段放棄了四年來都沒法放棄的東西。      但是改變不一定只能在這樣的時候發生,平時多關注自己,傾聽內心的聲音,可以幫助我們時時行進在恰當的「取捨」軌道上。我們的夢、行為、身體感受都可以是通往內心的途徑。如果努力想爭取的事情事到臨頭卻總有各種各樣的理由阻礙自己去完成,那很可能意味著這件事並不是自己內心真正想要的。就像曉楠無數次失約普通話水平考試那樣。

Next